2011年9月17日 星期六

苦路


第五站---西門幫耶穌背十字架

是耶穌的手印嗎?忘記了



第六站--薇洛尼卡為耶穌擦臉

第七站--耶穌第二次跌倒

第八站--耶穌預言聖殿將毀,並安慰其他人


心靈憾動的旅程─我走在耶穌的受難路『苦路』上

第一站─耶穌在此地被判釘在十字架上的刑

雨中,走過舊城的石板路,走在幾千年前人走過的歷史足跡上,除了心靈的悸動,還有欣喜與感動,歷經滄桑與血淚的 一景一物都有它訴說不完的故事,而我只是一個遊子,一個過客;雖然多麼企望在此多做停留,卻是不可能,多少次讀著耶路撒冷的故事,多少次假想自己的前世曾經屬於耶路撒冷,想在歷史中尋找熟悉的感覺,想要走在苦路的曲折巷道中找尋神蹟,感受聖靈充滿的氛圍.....這是過去從書本中所認知的聖地,如今我已置身其中....真實的在這裡了

這是《耶穌受鞭笞禮拜堂》,也是古時候的安東尼亞堡;苦路又稱為受難路,是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前,自羅馬總督彼拉多所在的安東尼亞堡壘,背著十字架走到各各它--躅髏地刑場的悲戚路程。西元四世紀,君士坦丁大帝在各各它建造了聖墓教堂,苦路的最後五站都在今日的聖墓教堂裡





第四站─耶穌遇見母親聖母瑪利亞

苦路第三站─耶穌第一次跌倒

聖安娜教堂與畢士大池遺跡

十字軍東征期間所建造的聖安娜教堂,據說二千多年前是聖母瑪利亞出生與成長的地方,聖安娜是聖母瑪利亞的母親,教堂旁邊有兩個古代的蓄水池遺址,分別建於西元前7 世紀和三世紀,後來也做為儀式池,被稱為畢士大池






耶路撒冷舊城入口─獅子門

雖然情勢有些許緊張,但是以色列的軍警對遊客還是相當友善,真開心能留下難得的影像,多謝了!其實在戒備嚴密的舊城遊走,反而覺得非常安心,一點也沒有恐怖攻擊的威脅與恐懼,可能是國際媒體經常過度誇大以阿之間的衝突與威脅,造成外人對耶路撒冷的治安充滿疑慮,也為之卻步,其實真的沒那麼恐怖啦!不到聖地走一遭,準會遺憾終生的。



城門上的獅子

16世紀,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蘇里曼大帝在位期間,為耶路撒冷舊城區築起一道封閉完整的城牆,全長48
70公尺高12-15公尺的高牆包圍著舊城;並且設置了8座城門,我們沿著橄欖山而下,來到獅子門進入舊城區,今天的戒備看來特別森嚴,Stephen's Gate也就是獅門的門口,以色列軍警各個荷槍實彈,氣氛比起平日較為緊張,應該是受到最近北非突尼西亞和埃及的茉莉花革命的影響,因此,遇到伊斯蘭教區的星期五聖日的禮拜集會,當然不敢掉以輕心,也造成我們旅遊上的些許不便,因為特別警戒的關係,我們無法進入聖殿山的金頂圓頂清真寺參觀,算是此行最大的遺憾,因為聖殿山上的磐石圓頂清真寺貴為伊斯蘭教的信仰中心,也曾經是猶太教的第二聖殿所在,無法就近一睹真面目,實在太可惜了!



Gethsemane客西馬尼園與萬國教堂

客西馬尼園據說是耶穌被羅馬士兵逮捕時與門徒一起相處的最後所在,西元四世紀左右建造了一座教堂,後因地震所摧毀,直到20世紀初1919年,才修建了現在的《萬國教堂》,園區的橄欖樹老態龍鍾,傳說是耶穌時代保留至今的古木,可算是基督教歷史的真實見證者


耶穌預言將被逮捕而哭泣


萬國教堂內部



眺望橄欖山

Jerusalem耶路撒冷巡禮

是年少時代從教科書上認識了以色列吧,從此就迷上了猶太人的歷史與舊約聖經的故事,看著猶太民族千年來的流亡際遇與阿拉伯世界的政治糾葛,始終十分佩服這個民族的韌性。種種錯綜複雜的故事都發生在耶路撒冷─號稱是世界上三大一神信仰的聖地,這個宗教色彩神秘又濃郁的古城,是我人生中企盼已久的必遊之地,那是個陰雨綿綿的日子,終於來到耶路撒冷的天空下,自蒼翠的橄欖山上眺望著被大雨洗禮的耶路撒冷舊城區,磐石圓頂清真寺的黃金圓頂依然閃耀奪目,排列整齊的猶太墓園區,教堂鐘樓建築與大小圓頂的清真寺櫛次鱗比的散落在舊城裡,加上擁擠分布的灰岩民宅,雨中舊城灰濛濛的色調,真有點沉重;然而親眼目睹聖地的當下,內心的悸動實非言語所能形容,好像我的人生已經別無所求了。




猶太人的墓園區─猶太教徒與回教徒一樣人死後一天內要舉行葬禮,這裡廣大的岩墓區是猶太教徒專屬的墓園


金光閃閃的─抹大拉的瑪莉亞教堂─1888年由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三世所建造的,是俄羅斯東正教洋蔥頂樣式的教堂

橄欖山的主泣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