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日 星期三

聖彼得堡--羅曼諾夫王朝--皇家墓園,看生死

聖彼得堡-彼得堡羅大教堂--羅曼諾夫王朝的皇室墓園,教堂的神聖氛圍讓死亡變得如此莊嚴

依循基督教世界的傳統,教堂向來是神的殿堂,也是凡人在生命終結時刻,靈魂最後的依歸,世俗之人得以在教堂裡安息是何等的榮耀,想必並非是一般的市井小民求之可得,只有那些古代的王公貴族,或是享有曠世聲名之人,才能有幸安葬於大教堂之內,與上帝常相左右吧。
走過歐洲數不清的大教堂,記憶中的教堂,無不宏偉莊嚴,呈現一言難盡的華美絢麗,是令人由衷讚嘆的藝術品。對於教堂裡那些匆匆一瞥過目即忘的墓誌碑文,始終也不以為意。
原來以為,這是平淡看待生死的豁達,誰不知生命無常呢,死亡就像俯拾即是的人生場景,而人們早該習以為常。
曾經那麼漫不經心的參觀博物館裡的木乃伊.......,研究著、品味著別人的死亡,那些幾生幾世漂泊在教堂聖殿的亡靈幽魂,還有不計其數,出現在新聞媒體的死亡,意外的,戰爭的,恐怖攻擊的......,林林總總的死亡,都是事不關己的死亡,宛如輪迴般的重複上演,就在觸目驚心的那個片刻,身為旁人的你我,或許感受到瞬間的感傷和悲憫湧現,是一丁點的人道情懷嗎,何其廉價又無力無心,只因為那是他人的悲傷!
然而,就在秋意蕭瑟的某天,莫可奈何的和親愛的姊姊道別,除了不捨還是不捨,但求她脫離病痛求得解脫,祈願她在另一個世界灑脫自在,如同她在人世一般,過著修行者的喜樂生活。對生命無常的理解,或許只有在親人驟逝的當下,才得以深切體悟,理智上想把哀痛化為祝福,願逝者離苦得樂,歡慶生死,情感上卻屢屢怨懟命運造化弄人,活出精采人生的她,依舊無力扭轉死神的召喚,還深受病魔折磨,痛苦至極,才知人在死亡面前既渺小又無力,捨得與捨不得,全部無濟於事,只能聽天由命了。

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埃及館內的石棺,莎草紙,人形棺與木乃伊


躺在玻璃盒裏的埃及木乃伊,死去千年的古屍變成博物館裡珍貴的展品;死人情何以堪?